编文章编出了新题材,自认为是一件值得纪(zhuang)念(bi)的事。

  瑟瑟冷风咆哮地冲向拥抱着它的大地,道诉着内心的怅惘。袅袅落叶零落飘散飞向孤寂的天际,倾诉着冬日的哀伤。阴沉的天空下,还飘着几片令人透彻心凉的浊云。
  「你这次又考这么差,你看看人家小刚……」我边听着母亲的话,余光边时不时地瞟向窗外。「如果我可以像野兔那样无忧无虑地该有多好啊。」当时的我想。「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!」母亲高声训斥。「你整天就知道小刚小刚,一点也不关心我!」我撒腿就跑,将门甩向一边。
  我奔跑着,离家渐行渐远,跑过小巷、木桥、田野,来到山上,一路欢呼雀跃。
  风停了。我喜笑颜开地在山间小路走着,看那姹紫嫣红,闻那芳草清香,享那微风拂面。我望向澄碧明净的蓝天,似乎一切都触手可及。
  待我沦陷在山间美景之时,一只野兔从我身边窜过。就像现在的我一样,自有自在、无拘无束。我想起来在家中的幻想,喃喃讷讷道:「谁才会回家呢,那么枯燥无趣的地方。」
  突然,草丛中蹦出一个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野兔拎了起来,五花大绑后扔入了袋中。我问:「你准备把它卖掉吗?」他惊愕地说:「不,我准备把它红烧,这种好生懒惰的兔子迟早会被吃掉的。话说,天也不早了,你也快回家吧。你父母一定很担心你。」「不,我爸妈一定在吃大鱼大肉。」我信誓旦旦地说。便径直向山林深处走去。
  夜幕降临,我紧攢着衣袖,嘴角直打颤。捕兔人的话不断在我的脑海中回荡,若隐若现。「难道母亲训斥我不是想让我成为更好的人,不像野兔一样被『吃掉』吗?」此时,我感到有一层朦胧的迷雾弥漫在眼前。
  星空依旧。星河却不再璀璨,繁星也变得黯淡。耳边回响着母亲絮絮聒聒的话语。母亲与我的一丝一毫,不断击溃我的泪腺。
  羊肠小路中隐约掠出一丝光芒。是母亲!我欢喜地扑向母亲。「对不起,今天我……」「妈,回家!」「嗯!」
  就让泪水化作炽火,熔化我心中的坚冰。
  就让思绪化作感激,让我年少轻狂的心得以释怀。
  迷离月光从山间划过,却留下了一片炽热。